哈尔滨新启航家教服务有限公司
首页 | 联系方式 | 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手机站

哈尔滨家教

联系方式

联系人:赵小姐
电话:0451-5558125
邮箱:5558125@ktx-led.com

当前位置:首页 >> 新闻中心 >> 正文

压岁钱上涨,过年让中小学生摇身变成万元户

编辑:哈尔滨新启航家教服务有限公司  时间:2012/03/27  字号:
摘要:压岁钱上涨,过年让中小学生摇身变成万元户
物价涨了,压岁钱也跟着涨了。春节刚过,不少孩子们就在网上晒起了压岁钱。与此同时,不少上班族则抱怨给小孩的压岁钱是回家过年的最大经济负担。29日,本报(微博)记者调查发现,今年压岁钱“起步价”普遍升高,有些市民仅派发红包一项,就花掉一个月的工资;由于年龄较小,不少孩子们收到压岁钱后盲目攀比、随便乱花。对此,专家提醒,盲目派送压岁钱会对部分市民造成心理压力,对孩子的健康成长也会产生不利影响。

少的几十元多的上万

刚刚过完春节,网友们就迫不及待地晒起了自己收到的压岁钱。记者调查发现 ,孩子们收到的红包从几十元到几万元不等 ,甚至有些“高收入”的孩子能收到两三万元的压岁钱。

网友“冬天的巷尾”称,目前自己已经收到20300元。“我们家亲戚多,去年收到一万多块钱。没想到今年能收到这么多。”相对于两万多元的“高收入”,网友“kellylovescnu”的压岁钱则略显寒酸。他告诉记者,今年只有爷爷给了他50元的压岁钱。

1月29日,记者对青岛的20名中小学生进行采访发现,他们今年收到的压岁钱一般在1000元至10000元不等。12岁的孙佳慧是某小学六年级一班的学生,她告诉记者,目前已经收到3000元的压岁钱了。小佳慧告诉记者:“爷爷奶奶一共给了1000元 ,爸爸妈妈给我800元,其余的1200元是亲戚们给的。”

“我家孩子一般能收到一万元左右。”家住即墨的刘先生是一位生意人。他告诉记者,儿子今年11岁,是即墨一所小学五年级学生。对于压岁钱的来源,刘先生称,除了身边的亲朋好友外,每年春节还有很多生意伙伴会给孩子派送压岁钱。“有时一个人就能送5000元,所以我家孩子一年收一万元的压岁钱也不奇怪。”他告诉记者,为了防止孩子乱花钱,他把孩子的“财权”收了上来,代为保管。

“起步价”涨了家长叫苦

相对孩子们的兴奋,谈到压岁钱时,很多成年人则表示“很头疼”。家住李村公园附近的刘先生年前刚刚订婚。“今年我第一次正式拜访准岳父母,当时女方那边很多亲戚都带着小孩来了。”刘先生称,“普通亲戚家的孩子 ,一人200元 ;关系再近点的亲戚,一个人就得400元。”最后,光在女方家花掉的压岁钱就有1600元。“1600元只是一小部分,在我家还花了1800元。”李先生称,光是压岁钱就让他很头疼。“给少了,没面子。多给点吧,经济压力又太大。”

家住李村公园附近的王女士是一位普通的公司职员,每月有3500元的收入。她告诉记者,为了派送压岁钱,今年她打算拿出一个月的工资。“去年,我给同事的孩子 400块钱,可是人家给了我家小孩600元。今年怎么我得把多收的200元钱还给人家。”王女士抱怨,现在的压岁钱“起步价”太高。“关系一般的200元钱,关系较好的就下不来400元。这么一算,光是红包就得一个月的工资。”面对“巨额”的红包,王女士称自己有点吃不消。

压岁钱咋花成了大问题

尽管多数孩子都能收到“巨额”压岁钱,但不少孩子抱怨自己并没有得到“实惠”。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,有些孩子往往是收到压岁钱后,就被父母“没收”了。

14岁的刘琪是一名初中生,她告诉记者,过年期间她收到1200元的压岁钱。“我正盘算着用这些钱买点东西时,就被我妈‘拿’去1000元。”对此,刘琪的母亲王女士向记者解释,每年过年女儿都能收到一笔数目不小的压岁钱,但由于担心小孩子没有理财能力,王女士往往会把大部分压岁钱收上来。“女儿的压岁钱我们从来不会用,只是帮她存成定期。等将来女儿有了理财能力,我会把存折交给她的。”

采访中,不少市民发表了和王女士相同的看法。家住青岛十五中附近的李先生告诉记者,每到寒假过后就会有不少中学生围在学校附近的小店“疯狂”消费。“有了钱,这些孩子什么都买,甚至有些女生和男生一块吸烟、喝酒。”市北区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小学老师告诉记者:“拿到压岁钱后,同学之间还形成了一种攀比现象,这对孩子们的健康成长非常不利。”

比拼压岁钱没有必要

压岁钱的“起步价”之高,让不少市民望而生畏 。对此 ,青岛市社会科学院教授刘同昌表示,春节期间给孩子派送压岁钱是一种传统习俗,不应全盘否定。但值得注意的是,有些市民已经把压岁钱当成了处理人际关系的一部分。有些人送出的压岁钱已经变味了,他们的本意并不是给孩子们祝福,而是用压岁钱拉近彼此之间的距离。

刘教授说,这种压岁钱之间的“比拼”不仅容易在成人间形成盲目攀比的心理,给部分收入一般、家庭条件普通的市民带来心理压力,对孩子的健康成长也会造成一定的负面影响。他建议,家长给孩子们最好的礼物应该是精神鼓励,而不是金钱。

上一条:南京大学校庆新规序长不序爵惹争议,可行吗? 下一条:一颗高考心坚忍十三年,男子为走出农村苦熬成名师